远远澜

© 远远澜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星期天一直在看山竹的消息。不时的对着手机中的风暴视频发出惊叫。刚好杭州也下着大雨,伴随闪电大风,似乎与那边有呼应一样。有的时候觉得世界的表征与内心完美的契合,仿佛就是自己心声的表露,但这样也无济于事,该是怎样还是怎样,并不发生改变。

一直在劝亲人放下仇恨。对于我来说她的仇人我当然恨不到,所以能劝。如果事关自己,发生在自己身上,肯定说不出这种话。我会执于一念:"如果恶事不能得到仇恨和惩罚,那就会导致恶事横行,没完没了。”因此我会选择复仇。

说件开心的事吧。我经三次递交被拒的材料,第四次终于被窗口收了进去。看着高大巍峨的办公楼宇,有一种攻克而入的快感。其实想想,在这里办事,无论他们态度怎样要跑多少回,总有个规则清清楚楚,要么成要么不成。不像生活中大部分的事情,你不知道最终是成还是不成,还要不要坚持下去,进度条填满了多少?那么迷茫困惑,不知所以。

评论